欢迎访问保山市电子政务网站集群,您可以选择访问: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县 龙陵县 昌宁县
当前位置: 首页>>宣传教育>>正文
【纪检人•手记】爷爷的拐杖
2018-07-06 15:43  

爷爷他们那一辈人,有七、八个子女的家庭很常见,父亲就排名老八,是家里的“老儿子”,分家的时候大伯们都各自成婚立户分出去了,爷爷奶奶就自然跟了父亲生活。大家庭里我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加起来差不多二十人,但唯独我与爷爷最亲近,爷爷也最宠我。记忆中爷爷总爱唱歌给我听,火塘边,奶奶炒的菜啧啧作响,爷爷歌声愈发嘹亮。

转眼十几年过去了,爷爷的音容笑貌依然清晰记得,但爷爷的歌声却越来越模糊,想想竟只记得其中的一句了:“打得敌人夹着尾巴逃跑了”,因为这句歌词莫名的戳中我儿时的笑点,每每听到这句我都能笑得前伏后仰,而爷爷这时候也会故意加重语气,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爷爷当过兵,打过仗,剿过匪。据说,战争结束后,爷爷本可以随军回城从此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,但爷爷毅然选择回到奶奶身边,从此“白水明田外,碧峰出山后。农月无闲人,倾家事南亩。”爷爷写得一手好字,在寨子里算得上是当时的“文化人”,远近的街坊邻居遇事都会找爷爷拿主意,后来干脆让爷爷当了队长,爷爷开始是死活不同意的,但后来实在拗不过“民意”,也就遂了大众的愿了。

记忆中的爷爷总拄着一根拐杖,是一根陈年老竹,被磨得金黄光滑,我很不理解,爷爷明明腰杆挺得笔直,为啥还要多此一举。后来发现爷爷的拐杖竟有大作用。

小时候最得意的事情莫过于陪爷爷开会了,因为会场就在我们家,大抵缘由于此,我才能够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成为众多兄弟姐妹中唯一一个被允许参会的人。晚饭过后,村民们搬着各自的小板凳陆陆续续来了,堂屋内柴火正旺,火塘边摆一盆奶奶炒的自家产的南瓜子,大家就围着火塘团团坐,开始了难得的闲聊。等人都差不多到齐了,爷爷拄着拐,“咚咚”两下,会场顿时就会安静下来,大家都屏气凝神的望着爷爷,“今天喊大家来,主要是大家伙商议……”会议多能平静的开始,但高潮很快就会来临,任凭大家争得面红耳赤,不可开交,爷爷“咚咚”两下,大家就都会安静下来。待讨论得差不多的时候,爷爷又是“咚咚”两下,宣布了结果,大家也就再无异议。我觉得这个时候的爷爷一言九鼎,很是威风,我仿佛也跟着沾了光,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。

那个年代,弟兄几个分家是大事也是常事,父亲他们那一辈人大多是在爷爷的主持下分的家,我没有见过爷爷是如何帮别人分家的,但据说爷爷在主持兄弟分家的时候最后也是“咚咚”两下敲定,大家都很满意,很少会有口舌之争。除了村民们对爷爷的信任,我猜爷爷在主持分家时一定没少上教育课“只有家和才能万事兴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、剪不断的手足情深,割不裂的血脉相连”。

爷爷对我们兄弟姊妹的要求总是比同龄人高很多,儿时最馋邻居家的大血李,等不及成熟就偷偷爬上树尝鲜,这时候最紧张的不是被主人家逮到,反而是怕被爷爷发现。万一被发现后,爷爷就会拄着拐杖开始教育我们“以前我们部队是坚决不会拿群众一针一线的,你们小孩子实在馋经过主人允许是可以摘的,但偷就犯了原则性错误,俗话说小来偷针大来偷牛,这是绝对不允许的。”教育完还要让我们列队去向主人家道歉,可能主人家自己都不好意思了,隔年李子树就被砍了。

初中以后,离家求学,此时的爷爷也不再当队长,假期回家我总是迫不及待手舞足蹈的将所见所闻讲给爷爷听,爷爷总是听得津津有味的样子,我以为爷爷会一直都在,会一直听我讲下去。粗心的自己竟从没注意过爷爷早已发白齿落,背曲腰弯。高三那年暑假,我呆呆看着停放在堂屋中间爷爷的棺木,想起曾经许下给爷爷的美丽诺言“爷爷,以后我长大了,也给您买一个电视剧里一样的拐杖”,泪流满面。

爷爷走后,他生前用的拐杖就一直摆在堂屋。如今我带儿子回去,好奇的儿子总是爱抱着拐杖玩,父亲乐呵呵的对他的大外孙说道“别弄坏了哟,这可是我们家的传家宝呢”,惊得儿子瞪着一双大眼睛使劲眨巴眨巴,甚是可爱。

在我们家,爷爷的拐杖和他的故事早已渗透到我们的骨髓,融入我们的血液,代代相传。也许是从小接受爷爷的“拐杖教育”,我们兄弟姊妹心中多了一杆公平正义之秤,小时候我立志成为一名警察,惩恶扬善,伸张仗义。后来我考入人民检察院,从事侦查监督工作,同犯罪分子斗智斗勇。如今,我由检察院转隶到监察委,变的是岗位,不变的是初心。不论到哪,我始终牢记清正廉洁、主动担当的初衷,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、踏踏实实,因为爷爷曾告诉我“为民做事就是我们最好的爱国方式”。(县纪委监察委案审室 匡家艳)

关闭窗口